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御桃园的博客

依翠长青,增进同学间的友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学工轶事  

2016-09-16 19:55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化大革命后期,随着复课继续学习文化知识外,伴随着还有学工,那时候工人阶级的地位最高,是领导阶级,特别是为国家直接创造价值的产业工人,地位就更高。当时大家都非常羡慕他们。上小学我们就开始学工了,小学的学工就像上手工课,我所在的学校主要是给新街口塑料厂生产出的瓶子盖去毛边,后来才知道那时候的注塑模具不行,出来的产品毛边很多,要去除,我们拿着用锯条磨出的特殊工具把多余的部分去除。学校专门腾出一间房,每星期都干。这就是小学学工。

到了中学学校有校办工厂,初一我们在学校的校办工厂里学工,那时有师傅带着干了,每个学校里都有军宣队和工宣队,工宣队也就是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,我们学校的工宣队是一轧钢的,我们生产的东西也和他们有关,用废盘条做脸盆架,由于是废料再加工,盘条都是弯的,拉直盘条是我们要做的第一项工作,一边把弯盘条固定在大树下,一边用绞盘拉,绞盘上有一条很长的铁杠子,盘条夹好后几个同学推着杠子转动绞盘,绞盘上的钢丝绳就越来越紧,盘条就是这样拉直的。紧绞盘松绞盘我们班有几个同学就干这事。

别看这工作也差点出事,我学工干的是整形钳工,在屋里工作,什么叫整形钳工呢?就是把做好的脸盆架子再放在台钳掰掰,掰好后放在地上看看是那么回事,任务就算完成。拉盘条的是在室外,有时看他们人多只是好奇看热闹,那天拉完一根盘条开始放杠子,京生同学要解盘条上的夹子,正低头有的时候同学就放杠子了,杠子反方向开始转动,杠子放了将近一圈京生同学刚好抬头,铁杠子正撞在京生同学明亮的额头上,砰地一声,当时就坐地上了,同学们当时无语了,寂静了几秒钟,同学们跑过去把他从地上扶起,可能是当时撞蒙了,过了一会京生晃了晃脑袋,没什麽大事,想起来真悬。

其实学工时先进行的安全教育,校办工厂里有一台车床,加工完工件后就把固定工件的三爪松开了,有的同学好奇在三爪没有紧住的情况下开动了车床,三爪飞了出去,幸好没伤到人,靠走道的玻璃被三爪打了一个洞,就在学校的甬道旁,那块玻璃好几年没换,上学路过都能看到,师付教育我们不要乱动机器,那时学工没有什么安全防护,衣服是自己的,大家也没什么意见。

真正在工厂学工那是在一轧钢,离我家很近,几分钟就到,我被分到铸造车间,翻砂倒铁水等活不让我们干,我们只是看看,有时也翻几个模子,我们学生主要做清砂工作,就是把铸件上的砂子清理干净,没什麽技术含量,活比较脏,好在一轧钢有好几个浴池,每天能洗澡是很幸福的,还有就是能喝到免费的汽水。铸造车间每星期只出一炉铸件,每星期二早上点炉,用一个电动吊斗把料送进炉里,主要有焦炭、生铁、石膏、锰矿石等等,炉的中部有一个放渣口,到时候有师傅用长钢钎一捅放渣口,一千多度的废渣就会喷涌而出,放到一定程度再拿另一种钢钎把他堵上,下一步就是要用一个大罐子接铁水,再倒到小的铁舀子里往铸件里倒,铁舀子把儿很长,为防铁水溅到人身上,如果铁水溅到身上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学工的时候看到了被铁水烫伤的工人,铁水掉在脚上,是顺着防护靴进去的,只有一厘米左右的伤,表皮只是一道黑线,据师傅说他得歇三个月,铁水有毒是烧伤,第二天脚就开始肿,没三个月好不了。

学工去的最远的工厂是北京是金属结构制造厂,快到大北窑了,工厂远点儿但是发月票是免费的,我们每天早上坐105电车到西单倒大1路,每天600起床,别看是学工纪律还很严,那时没有人迟到,每天700左右就到西单路口东南角等大一路了,车站旁有一个包子铺,庆丰包子铺最早就在那儿,我们班大多数同学都在家里吃早饭,只有家里富裕一点儿的才在外面吃早点,我们班的一个王同学学工时每天都在哪儿买包子吃,边等车边吃着包子,车来之前包子也吃完了,那时觉得包子很香。他还有一个习惯,就是每天吃早点如果吃得是油饼,手上沾上油吃完油饼手就在脑袋上抹抹。因此头发老是油光光的。

金属结构厂主要是加工制造列车上储油罐,不知道当时有没有在生产车间里干的同学,我们班大多数同学的主要任务是搞基建,我是在行政科,啥叫行政科呢说白了就是工厂后勤,以打扫卫生为主,上班主要的任务是清工厂的垃圾,由于年龄不大,上班的路途相对较远,有一天我在运送一车垃圾时精神不集中车子一晃,手正撞在一个角铁上,撞出一个月芽型口子,血开始往外流,班长师傅马上过来了,捂住我的手就往厂医务室走,厂医马上为我消毒上药,一边包扎一边叨咕,学生不在学校好好学习,来工厂干的什么活,看来她对组织派我们到工厂学工有意见,这名厂医还给我开了时间很长的假条,一直到学工结束我除了去换药再也没上班。因此我的手上一直留下学工的印记。一个月牙型的疤。

到目前为止我也不知道学工学农到底对不对?我们的动手能力肯定比我们下一代强,我们吃苦耐劳的精神比我们下一代强。我们这一代没有跑步跑死的,没有搬个行李给肺累炸的。我们那会儿讲的德、智、体、美、劳全面发展。现在学习完全以“分”说话,教育改革一直停留在口头上。其实毛主席是教育制度的改革家,成功与否那是以后几十年或者上百年的事。

我们有师范大学,专门培养老师的,有些先进国家没有师范大学,中小学教师是由从事科研、管理等具有本科以上学历,有多年工作经验而且没有犯罪记录的人员组成的,这样的老师们见识广,动手能力强,所教的和当前社会所需的相吻合,希望我们的教育改革同经济改革一样获得成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